幻月琉璃

回忆

1.时光不会磨灭大部分的痕迹 你的青春永远闪闪发光

2.无论多迟 只要你做了 就一定会成功 只要你努力了 总会成功的 



Q:佐川涉可以有好结局吗?

可能吧……但…事实上涉子已经无力承受了,无论是他人的爱还是恨……所以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涉子与酒厂同归于尽………

鲸落海底,哺暗界众生十五年

——加里·斯奈德 《禅定荒野》






小垃圾来白嫖一个头像框,我知道我写的不好 请慢点儿喷 谢谢各位

番外

注:本篇为无责任小番外

刀子都是@未有黎明 @偏爱涉君 发的!与我无关哦




前情提要:本番外是假如警校五人组看到了阿涉的轮回后发生的一些事情





“说!这么长时间你都到哪里去了!”这个混蛋,居然偷偷干了那么多他们不知道的事,把自己活得那么随意,这真是太……松田阵平视线有些模糊,一摸脸上。泪珠不知何时滑落,留下苦涩的痕迹。太TMD过分了!

“诶诶!小阵平冷静啊!”萩原研二很担心幼驯染的心理状况,就算要揍这个混蛋,至少……

等那家伙出了ICU啊!

“说起来,做作为你的金~发~女~友~ 你真的打算一直逃避问题吗?”降谷零心思复杂,浅紫色眼眸盯着从头到尾保持沉默的友人。

佐川涉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突然直视降谷零,笑得没心没肺“我可从来没有逃避啊!我的金发女友……”从未想过——

“我只要你们好好活着就可以了,你们要功成名就,意气风发,站在光明之下,你们做那一流人物,我来做那二流半……”佐川涉说这句话的时候双目无神,眼神空洞,无所顾忌,虽然这些并不是他所认识的挚友……

他们不是他的挚友!

或许是因为那个来自自称神明的承诺,佐川涉没有任何抵抗,直接坦然所有。毕竟只是一场美梦,不是吗?嘴角勾起的弧度,是不曾言明的苦楚。

“你们只管往前走,万事有我!”佐川涉看着他们,露出了一抹释然的微笑。

虽然你们不是我认识的挚友。但是,只要你们还是那五个人,那么你们就永远拥有我最大限度的宽容,只要你们活着,为此--

即使是济河焚舟 ,于深渊伺机屠龙,我也再所不辞

“阵平,研二,景光,零酱,航哥。我回来了”即便不是那个世界的挚友又如何呢?偶尔放松一下貌似也不错呢!我也是人……也会累的啊。眼眸低垂,晶莹流转于其间。

沉默沉默,众人不语。良久,嘶哑的声音传出“欢迎回来,阿涉”只要你累了,欢迎回来 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







嘿嘿 彩蛋是我的一个小背刺

已经得到过授权 她说可以发


【联动观影】不问归期14

[检测到【扭转/存活】世界存在特异点,暂缓观影 ,开始播放视频,【昨日之日】 ]  

【昨日之日/松田阵平循环往复的一天】

 [萩原研二有点担忧:循环往复 ?小阵平没事吧 ?这真的不会出问题吗?

而安室透却隐隐约约嗅到了不好的气息,昨日之日?循环往复?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有些不妙啊!]   


 【当意识重新回归时,松田阵平发现自己正站在家门口外,一手握着车把手,准备开门。  

他的动作停顿下来,大脑还有些混沌,整个人十分茫然——他记得自己刚才……明明是……在麻痹大脑后昏沉地倚靠在沙发上,而不应该是在外面。  他下意识掏出手机看了眼日期,上面清晰地显示着一个已经过去的时间—— 】

[怎么可能!观影厅内众人一片哗然 

看着震惊的众人,津岛信也在心中默默冷笑:有什么不可能的?不过是你们没有经历过而已!

江莱和诸伏空亮还算接受良好,毕竟是直面过自己平行世界同位体的人。

浅野信繁和江夏也仅仅是惊讶了一瞬,毕竟连重生穿越都有了,时间倒流听上去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  一种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突然降临,松田阵平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时间倒流!?

  他急忙地翻动手机的通讯录,激动得颤抖的手几乎按不下拨号键。

  “喂?”  对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江莱!”松田语速很快,“别出去!今天别去商场!”

  “……”对面短暂的停顿,“额……松田?发生了什么?”】

[这个停顿……总感觉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人们感觉心中有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出现的江莱和他们现在看到的那个充满组织气息的隐藏BOSS看起来完全不一样,稍微有点稚嫩,充斥着在阳光下长大的三好公民的气息,年龄看起来大概在18岁左右吧?]

津岛信也看着江莱头顶的标签默默无语:

【姓名:江莱

年龄:18

……

备注:是神一样的好孩子呢!】

 【 “你不用管,总之,给我在店里好好待着!”以命令式口吻说完,松田挂断电话,然后拨给警视厅说明事况。

  松田知道自己今天的表现看起来非常不对劲,警视厅对他的话也是一种半信半疑的态度,不过他还是说服了警视厅—— 

 但依然晚了一步。  当他再次面对同样的情景时,他只觉得非常恍惚,握着手机,他咬牙道:“江.莱,我不是让你好好在店里待着嘛?!

”  对面的回答有些卡顿:“对……对不起啦,我以为你说的是中心大商场,我不知道这个新装修的商场会发生这种事情啊,我只是想来买东西……”  “……” 

 松田闭上眼睛,他在心里默念——  

拜托了,重来一次吧。 】

[有人嘲讽:“还真当这是死亡游戏啊?”

江莱默默想到:可不就是游戏吗?只有打出通关结局才能离开的游戏……

津岛信也想起了他现在记忆里那操蛋的死亡cg,这也是什么三流烂尾游戏吗?]

【再度睁眼,松田阵平正手握方向盘,而车已经要开到警视厅楼下了,他狠狠踩了下刹车,然后在警卫诧异的眼光中,毫不犹豫地调转车头,向后驶去。  

一路开得飞快,转眼间到了伊吕波寿司店门口,他看见上面挂着有事外出的牌子,用力击打了下方向盘,他掏出手机:“江莱,你在哪儿?”语气很凶狠。 

 “……”对面的人似乎被他的语气吓了一跳,“哎?我在商场啊——”  

“滚出来!”松田吐字很重,“现.在.立.刻.马.上,给我从商场里出来!”  

“……?你还好吗,松田?怎么了?”对面的声音带了些担忧。

  “少废话!出来!” 

 “……好吧好吧”江莱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无奈,“我现在就出来——话说今天搞促销呢,人真是多啊……咦?前面发生了什么——”  

松田阵平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妙的预感。

  电话里突然传开枪声和人们的尖叫声,还有江莱惊愕的声音:“……怎么回事?!恐怖//袭击吗??” 

 电话里是一阵混乱的声音,松田阵平深呼吸一口气,闭上眼睛。

  重来。】

[这个机会不会太多的……津岛信也想“ 就像我一样,谁知道下一次死亡是再次复活还是真正死亡呢 ”

侦探想起了4869说的[复活权限仅仅掌握在【侦探】佐川先生身上]……

可是啊,三流侦探早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现在的佐川涉,不过是个由众多记忆碎片拼合而成的、由不知名力量强行拉扯到未来复活的、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

江莱有点自责,他当初要是再谨慎一点,就不会被北川真芥盯上,就不会因为要进入组织而安排假死了……

不过过去的事情又怎么可能会改变呢?]


【睁眼是警视厅内部的场景,周围是他的同事,他的上司正在前面讲晨会内容。

  松田阵平“唰”一下起身,目暮警官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话语也被打断。

  松田阵平只飞快说了句:“宜购商场会有恐怖  /袭击,赶紧派人过去!”然后就迅速起身离开。

  佐藤在后面叫了他一声,不过松田没有停下脚步,他步履飞快地跑下楼,奔赴停车场。 

 松田发现他每一次重来,时间都会往后推,也就是说,他的机会并不多了。

  这次——这次一定要成功!  】

[立Flag了啊,津岛信也有些冷漠的想到,直接为松田阵平又一次的尝试判定了结果:简直就像小少爷那操蛋的游戏CG一样的死亡,这次一定不会成功了。 ]

【他一手握住方向盘,一手打电话:“江莱,我知道你在商场,给我出来!” 

 “??啥?哦,说起来,今天商场搞促销,你也要来吗?” 

 “少废话!赶紧给我滚出来!” 

 “??你今天脾气很暴躁哦,怎么了?”  松田飙车到商场外围,直接停在路边,他大步走向商场:“我现在就来,你往大门走。”

  “额,哦,好吧。”

  从拥挤的人群中强行穿过去,松田一眼就锁定了站在付款队伍里的江莱,江莱也抬头看到了他,微笑着挥手:“嗨,松田。”  松田一言不发地冲过去,他一把攥住对方的手腕,扯着江莱就往外走。 

 “喂!你干什么?!”江莱一愣,然后开始挣扎,奈何松田的手握得很紧,他根本挣不开。

  “我还没付款!”江莱听起来有些生气,“你发什么疯,松田?”

  “……”松田已经不想和江莱再解释一遍了,他只管拽着人往门口走。 

 那边人很多,甚至有些骚乱,有人嚷了一句:“什么意思啊?为什么不让出去?” 

 松田心里一紧,门口同时传来枪声和尖叫声,慌乱的人们四散奔跑,扩音器传开吼叫:“通通蹲下!谁再乱动一下,子弹可不长眼!”  

松田抿唇,他抬眼望见了大门外澄澈的蓝天,那么近——就只差一点点——他逆着人群,用力扯着江莱往前走。 】

[又有人嘲讽:“他太心急了 ,已经可以遇见明显的失败了 ”

松田阵平心里一紧, 这绝对会被认为是挑衅的举动,要么是他死 要么就是江莱死,不会再有其他的可能了。

不过这并不妨碍松田阵平把那些个敢嘲笑他的人给记下,准备出去以后好好拜访一下。  ]

【 “松田!蹲下!你疯了吗?!”江莱已经瞥见劫匪抬起了枪,此刻还站着并走动的他们非常显眼。  “只差一点……”松田阵平咬牙,他的背后突然收到一股大力,有人从背后将他扑倒在地,松田下意识回身扣住身后的人,尖锐的枪声响起,有温热的液体溅在他的侧脸和手背上。

  松田愕然的微微张口,映入眼帘的是刺目的红色,他不知所措地托着面前人软绵绵的身体,脑海里一片空白。

  “不不不不不——”  松田疯狂摇头:“重来!重来!”】

[都说物极必反…… 这次他怕是要疯了吧 ,感觉怕是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只要再有一点东西刺激一下,甚至不需要太多…他就会直接崩溃

萩原研二担忧的望向松田阵平 ,小阵平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啊! 

江莱心虚的不敢看松田阵平,心里再不断的说对不起,虽然是事发突然,他当时只能选择假死,但伤害早已无法挽回了……这是他的失误。]

【耳边是不停的谈话声,以及忽远忽近的警笛,松田闭着眼睛。 

 “松田,”佐藤在呼唤他,松田阵平睁眼,短发女子正将手里的电话递给他,“你来聊吧。是……你的朋友。”  

“……”松田阵平脸上绽放出公式化笑容,“好。”  他很自然地接过电话,垂眸和对面的人聊着天。  松田不动声色地往后退步,一点点挪出人群,像是一只阴影里的黑猫穿梭在纷扰的人群中,走到不起眼的一个角落。

  “江莱。”松田打断对面人的闲聊,声音低沉沙哑,“……控制器在你手上,对吧?”  

“啊,是的,别担心,我不会按的。”对面的人话语很轻快。  

“……不,”松田声线很低,“按下它吧,没关系。人质做出这种行为,是情有可原的。”

  “或者,不要用手指去按,不要留下指纹,”松田缓缓说着,“等会儿劫匪头目会被直接击毙,可以把爆炸的原因扣在他身上。”】

[萩原研二不由自主的 产生了一种尘埃落定的感觉,有些如释重负,还好现在小江莱还活着小阵平已经受不住再一次的打击了 ]

  【“……”对面是一阵凝固的沉默。

“放心,我可以配合你,没有人知道会是你干的。”松田舔舔嘴唇,声音很有磁性。

  “……你到底在说什么,警官先生?”  江莱的声音并不重,最后几个字却如同石锤一样敲在他敏感的神经上。

  “警察也是个人!我能怎么办?!”松田声音突然拔高,带着点嘶吼的感觉,“一次又一次!每次……每次都是这样的结局……可恶!我已经很努力了……”他哽咽了一下,“我尽力了……我……”  

那句话最终还是不情愿地却不得不吐了出来:“我……我救不了你……”  

仿佛支撑他的东西突然被抽离,松田的声音疲倦又颓唐:“……我救不了你……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  

“……”江莱语气柔软,“……谢谢。”  松田一愣。

  “这样说起来,该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才对,”江莱的声音带着笑意,“真的抱歉啊,松田,让你经历了这么多次我的死亡——很难受吧?”

  “真的是……辛苦你了,谢谢。” 】

[“是小太阳一样温暖的人啊!”有些不知道组织危险的人悄悄下了结论。

而另一些对组织有些了解的则是在思考江莱和之后看起来差异那么大的原因:这样的人……怎么会成为组织的隐藏BOSS呢?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个在18岁看起来十分正义的孩子会在之后成为犯罪组织的BOSS?] 

【“可恶……!”松田握拳,“如果我能提前一点发现犯罪踪迹……如果我早上能再早一点去找你……或许……或许就……”  

“哎?你不是都试过了吗?”江莱笑道,“不管用的——因为这件事,本身就不是你的错。”  

“心浮气躁乃是大忌,这可是你教我的。”  】

[“可是我没有办法在你的问题上,尤其是你即将死亡的情况下,我无法改变这一切,我压根儿就没法冷静下来!”松田阵平心里不由自主的想 ]

“因为没有目标,所以就要恨自己吗?”江莱勾勾唇角,“哎,松田,你可是非常优秀的警察,你已经很棒了,真的。” 

 “可是我……”  “就和你说的一样,你也是人,怎么可能救得了所有人嘛。”江莱的少年音温润清朗,“而且……这也是我的选择啊。”

  江莱笑了:“像一个大英雄一样死去,其实也不错。”

  “……”  “松田?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对面的声音带着点调侃,“不会是在偷偷掉眼泪吧?”  “啧,”松田阵平嘴角上扬,“我才不会为你哭呢,江莱,你果然是个只会逞英雄的小鬼。”  “什……!喂喂,说话真是过分啊。” 

 “觉得过分的话,就来揍我一顿啊。”松田阵平语气带着点嚣张,“试试看吧,江莱。” 

 “哈哈哈,算了算了。”  

“……” 

 “……”  

双方同时陷入了一阵沉默。  

电话那边首先传来平静的话:“倒计时跳到了10秒,炸//弹要爆//炸了。”

  “……”松田闭上眼睛,他能听到电话另一侧轻微的呼吸声。

  “最后果然还是要说一句什么吧。”江莱笑笑,“那么,警官先生,请继续闪闪发光的走下去吧——”  

“——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也是”


达成be结局·【闪闪发光的未来】


操!还真的有死亡cg啊!津岛信也几乎可以预料到接下来的事情的发展,哈哈,这算什么?不可逃离的命运吗?死亡循环?已成定局无法改变的吗?



【联动观影】不问归期13

注:现在的版本是二编,有一部分与后面重合了 ,我跟明月商讨了一下 于是决定把这的删了,当然不看也不影响后续





 【七十亿人质·浅野信繁】 

 应和着乌丸莲耶的兴奋,朗姆用平静的语气阐述道:“早在四年前你接受全身改造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你的心脏附近植入了类似这样的小圆片,不过当时它的作用只是让你方便配合实验。真正的黑暗男爵是青木勋利用审讯的机会放进去的。



 [诸伏空亮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审讯?组织可真是好样的!

津岛信也心中杀意渐起:朗姆?看来是不能留了。]


   “之前通过实验给你注射的药物是为了降低排异反应,只不过没想到后来被你发现了。”

   “你们想让我做什么?”信繁跳过许多程序,直接问道。

   朗姆扬唇:“怎么,你不好奇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那个小圆片应该不仅是容器吧?致命病毒就在我的心脏旁边,如果我做出任何不利于组织的事情,你们应该可以立刻让我死亡。”  

 “不不不,没有那么简单。”乌丸莲耶打开另外一份专门介绍黑暗男爵病毒的文件,投影在屏幕上,   “黑暗男爵之所以特殊,是因为它可以在极端温度和紫外照射环境中长时间生存繁殖,可以说地球还没有哪个地方不利于黑暗男爵生存。而且,根据研究组的报告,目前人类掌握或接触的抗生素全部对它无效。

   “想想吧,一种传播能力极强且致命的病毒就在你的体内沉睡,而保存和消灭它的方法只有组织知道。一旦我远程启动机关,或者那些病毒被人为取出,黑暗男爵就会以极快的速度释放,迅速消灭它能接触的每一个人类。” 

  “哦,对了!”乌丸莲耶回头,笑嘻嘻地补充道,“目前人类建设的最高级别病毒实验室也无法限制黑暗男爵的传播哦~” 

  “……”   信繁深深吸气,希望冰凉的空气能让他的大脑稍稍降温。 

  世界上怎么会存在这么逆天的物种?就算在游戏里,增加传播能力和致命能力的点数也是有限的。

按照规律,越是容易传播的病毒就越容易被消灭,反之越致命的病毒传播力就越低。

   信繁的第一反应是乌丸莲耶在说屁话,但很快他就想到了同样逆天的存在——aptx-4869。他不能用科学衡量组织,因为组织是柯学的坚决贯彻者。  如果乌丸莲耶所说不假,他现在就是一个行走的人体氢弹。

不,可能比氢弹更可怕。

[柯南满眼不可置信:这怎么可能?

灰原哀感觉有点悲哀:这样的组织,他们真的可以胜利吗?

诸伏空亮表情阴沉:或许出去后他应该找趟楠雄了……

津岛信也在思考让组织毁灭的一万种方法。

江莱已经准备好找个合理的方式弄死乌丸莲耶了。

江夏这会也不止是沉迷杀气了,也学会产生杀气了。

江夏又看了一遍观影区的诸位,为组织的未来堪忧:组织看来是注定要完了。]

再开口时,信繁的嗓音变得沙哑干涩:“如果我之前做手术取出它怎么办?”

   难道乌丸莲耶和朗姆不担心意外发生吗?如果黑暗男爵过早传播,他们大概也没有时间将“值得拯救”的人类送上诺亚方舟。

   然而面对信繁的问题,朗姆却轻松地笑了起来:“你觉得这个东西这么容易破坏吗?”   下一瞬,他抽出手枪,对准箱子上的小圆片扣下扳机。   “砰——”   子弹击打在金属表面,小圆片本身却一点伤痕都没有。

   “朗姆!!”   地动山摇地怒吼声响彻整个房间上空,乌丸莲耶已经用自己的身躯护住了箱子中的周边,但许多周边还是被子弹的威力摧毁。 

  “抱歉抱歉。”朗姆极为没有诚意地收了枪,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肉眼可见,乌丸莲耶的好心情没有了,他黑着脸威胁信繁:“苏格兰,牢记你的职责,不要试图用自杀逃避一切,因为只要你死了,保藏黑暗男爵的环境改变,它也会释放。到那时,不仅你会死,全球都将陷入危机。” 

 [安室透看着这一切,拳头死死的攥紧,心里对酒厂的厌恶直线上升,尤其是乌丸莲耶,:“可恶!”]

 乌丸莲耶这是在用全球数十亿人的生命威胁他, 信繁无路可走,他只能遵照boss的指示,可是他不明白乌丸莲耶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我有资格吗?”信繁垂下眼睑,询问的声音都在颤抖。 

  他有资格被乌丸莲耶如此重视吗?他有资格替全世界七十亿人决定生死吗?他有资格承担那么多人的欢笑与悲伤吗?  

 他明明没有资格!

   然而乌丸莲耶说他有:“你当然有这个资格了。你知道吗,苏格兰,如果说这个世界只有一个人能实现思维永生,那么那个人一定就是你! 

  “四年前我们就发现了,你对思维转移的抗性极高,理论上来说抗性高不利于思维转移。但这也意味着实验一旦成功,你将比别人更稳定! 

  “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你知道我努力了这么多年究竟在追求什么吗?我追求的就是像你一样完美的作品!”   乌丸莲耶冲到信繁面前,深沉地注视着他的眼睛,他的脸上满是疯狂,甚至已经失去了做人的本性:“苏格兰,你就是诺亚方舟的核心!可以说整个诺亚方舟计划正是因为你才焕发了新的光彩,你无可替代!” 

  信繁僵住了,他不敢置信地望向乌丸莲耶,他在他的双眸里找不到自己,只能看到一片深邃的黑暗。 

  “这算什么啊……”信繁喃喃自语。   一个疯子为了一个疯狂的计划就要毁灭全人类的文明,而他别无选择,只能成为疯子攫取文明果实的武器。   信繁浑身都在颤抖,他无法清楚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那似乎是明白一切之后的无力以及足以将他扯入无尽深渊的绝望,还有……对自己深深的厌恶。

   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早点死掉?明明已经距离死亡只差一点点了,马上他就可以结束自己罪恶的人生。为什么要放弃?为什么要活着? 为什么要活下来被乌丸莲耶利用?   

如果他死了,乌丸莲耶就没办法完善诺亚方舟,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疯狂,甚至有可能放弃这个计划。

   然而他无法死去,他现在甚至连选择死亡的权利都没有,他只能活着,活着见证这个原本美丽的世界遭受摧残。

   与信繁几乎崩溃的状态截然相反,乌丸莲耶讲述完自己伟大的计划后,心情顺畅了许多,他拍了拍信繁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诺亚方舟的未来就交给你了。” 

  说罢,乌丸莲耶向朗姆使了个眼色。

   朗姆立刻会意,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只有瓶盖大小的装置,递给信繁:“这是追踪器,里面有窃听定位和发信功能,带在身上可以通过体温提供能量。” 

  信繁木然地接过追踪器,眼神沉静如死水。 




 “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不要取下来,任何时候都要保证我可以联系到你。”朗姆笑道,“当然,如果你遇到危险,也可以通过它向组织求助。”

  “好了,没有别的事情你们就可以离开了。”乌丸莲耶下了逐客令,他接下来还有恩智的采访要看。

   信繁感觉已经度过了一天一夜,然而当他离开调整室的时候,清晨的阳光还未突破地平线。青木勋按照命令,一直等候在门口。  

 不知道他是否听到了房间里的对话,青木勋的神情依然淡定,似乎除了研究再也没有能引起他情绪波动的事情了。

   “你还是要继续督促那位好好休养。”朗姆像是乌丸莲耶的长辈一般细细叮嘱,“他恢复得越好,对后续的实验就越有利。”

  后续的实验?  

疯狂如乌丸莲耶还会在乎什么?

信繁原本是不想问的,但是身为情报人员对于情报的敏感性还是让他问出口:“那位还需要参与什么实验?”   朗姆极不明显地瞥了他一眼,冷声道:“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你只要做好我让你做的事情就足够了。” 

  “那么,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呢?”信繁不甘示弱地迎上他的目光,“你设计我和波本进入组织卧底,没有告诉那位,应该是有着自己的打算吧。还不准备告诉我吗?” 

  朗姆笑:“你既然知道,刚才在那位面前为什么不拆穿我?反正你已经落入这么被动的境地,拉着我下水应该更好吧?”  

 “那对我没有任何好处。”信繁嘲讽地勾起嘴角,“我卧底的身份一旦暴露,势必会牵连到更多的人。而如果我完全遵照你和那位的意愿,诺亚方舟上或许还有我在乎之人的位置。”  

 当然,信繁从来也不会将希望放在乌丸莲耶和朗姆身上。诺亚方舟听起来美好,但它磨灭了人本身的存在。没有死亡,生命将失去意义,没有公平,永生也不过是场笑话。

[贝尔摩德出奇的对此表示赞同:哪里会存在永生呢?任何人都会死亡,不过是早晚问题而已。

琴酒作为一个杀卧底如日常的酒厂杠把子,出奇的对于浅野信繁产生了怜悯:啧,真可悲……

不过这样的组织……他或许应该为自己准备好一条后路……]











注:本章大部分由明月完成,这是她让我发的,所以刀到了该找谁大家明白吧(超小声)


关于女主

关于女主我的想法的话是 越水不适合非迟哥,像她那样的侦探啊即便杀人也是 为了报朋友的仇是完全接受不了非迟哥的阴暗面的啊 感觉当个朋友或妹妹的话 还挺好的当恋人完全不适合,其实我在看到女主出现的那个情节的一瞬间突然觉得 本书无女主也挺好的